• 2007-05-07

    时间

    版权声明: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
    http://www.blogbus.com/omonkey-logs/5294400.html

    浑浑噩噩的几天。
    一连几天,心情都不是很好。回答总是‘不知道’,不过我真的的不知道,前途啊未来啊方向啊都好远好远。不想!
    航空件终于寄到了,3周的航空件,厉害的邮政,什么样的飞机能飞这么长时间运送一个小包裹。不过拿到了我的摄像机,开心!可以拍video了!最奇怪的是,重新发现并认识了自己2002年的影像。那是在千岛湖罢,我妈笑着说:别拍我,牙齿都漏光了。画外的那个女孩笑活着,我想说,难道是最近爸妈5。1假期和几个老爸同事一起出去玩的时候拍的,那个画外的女孩难道是我爸的同事?镜头一转,居然是我!还带着眼镜的,头发凌乱的我,穿着一件黑色(我妈不喜欢我穿黑色= =)的流川枫t血,说着如果还有机会,我要再去次黄山。。。

    其实时间也就过了5年而已,但是我居然不认得我的声音,甚至我自己。但是我妈却似乎没有改变,或者我根本没注意到她的改变

    同样也是今天,是我和小哥在一起的1年,1年前的今天我们在le magasin艺术中心认识,晚上我们去看松本大洋的恶童电影版。

     

    分享到: